青海旅游包车--不凡户外

干部走進直播間推銷產品助增收(干部狀態新觀察)

2020-04-02 12:38


干部走進直播間推銷產品助增收(干部狀態新觀察)

魯鴻平正在草莓大棚進行直播。韓錫晨攝

編者按:突如其來的疫情對農產品銷售、流通帶來不小影響。為助力脫貧攻堅、幫助老鄉增收,一些地方的黨員干部走進直播間,或現場試吃推介,或施展才藝引流,嘗試以直播帶貨的形式打開銷路。干部直播帶貨,效果究竟怎麼樣?長遠看,能否形成可持續機制,哪些方面還有待完善?本版走近直播帶貨的干部,關注他們的想和干,說說他們的願與盼。

“朋友們,這是我今天現摘的藍莓,口感脆甜,營養高,趕緊買買買!”3月25日晚8時,山東省膠州市洋河鎮黨委副書記魯鴻平一邊大口吃著本地自產的藍莓,一邊和直播間裡的網友們熱情互動。屏幕下方,不斷涌入的網友點贊、送花、留言……藍莓的銷量也直往上漲,當天就賣出了500多斤。

為緩解疫情造成的農產品滯銷,全國多地黨員干部聯合電商、短視頻平台,走進直播間,幫老鄉帶貨,魯鴻平就是其中之一。不過與專業主播不同,直播只是干部們助力脫貧攻堅、服務群眾的一種工作方式。

為何走進直播間?

產品滯銷,群眾著急、干部心憂,期盼網上帶貨打開局面

第一次網絡直播的前一天,“主播”高世龍幾乎整晚沒睡。作為吉林省靖宇縣龍泉鎮大北山村第一書記,村裡的土特產滯銷讓他連日來著急上火。

談起做直播的初衷,高世龍坦言就是“不服”:“看到一些主播帶貨,幾千份商品幾秒鐘就被搶空了,我也想試試,給大伙帶帶貨。”

也曾有人勸他找專業主播,有經驗,懂營銷,效果差不了。但大北山村的農貨大多附加值不高、流通周期短,花錢請主播,算算經濟賬,不值當。村民自己直播呢?好多人年紀大,玩不轉直播軟件。高世龍再三考慮,還是決定自己闖一闖。“短視頻、直播已經走進千家萬戶,如果跟不上節奏,貨就不好賣。”

相較於初次“觸網”、還摸著石頭過河的高世龍,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縣長阿瓊如今已是十足的“網紅達人”。年初一次直播中,他和其他縣3名干部以及5名網紅5小時共帶貨價值1200萬元。

地處三省交界的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盛產河曲馬、雪多牦牛、歐拉羊,畜牧業底子很好。然而,交通閉塞造成了“酒香也怕巷子深”。“我們的產品知名度不高,更缺少銷售渠道。”阿瓊挺著急。

兩年前,在一次東部沿海地區的推介會上,有電商企業給他支招可以考慮利用正在風口上的短視頻。阿瓊算起了賬:我們縣脫貧摘帽不久,拿錢找專業團隊太浪費﹔自己出鏡吧,又擔心會被認為是“出風頭”。

思來想去,在可能遭受非議與可能找到銷路之間,阿瓊選擇了出鏡。換上一身蒙古族服裝,指著身后成群的牦牛,阿瓊對著鏡頭喊:“要想身體好又瘦,常吃雪多牦牛肉。”這條短視頻一經上線,點擊率就超過3000萬,阿瓊很吃驚,也很欣喜。

如今,從短視頻轉戰直播,阿瓊從容地對著屏幕邊吃邊聊,向直播間網友介紹河南縣的風俗人情、旅游景點,信手拈來、幽默風趣。

“領導干部需要嚴謹做事,也需要掌握新工具,我覺得直播帶貨也是做實事。”阿瓊坦言,對於干部直播,網上有各種聲音在所難免,但敢於嘗試才能有出路,每賣出一份產品,對群眾來說都是最好的幫助。

直播間裡怎麼干?

形式多樣、產品保真、干部代言,銷量上漲但銷售模式待完善

3月8日,首次試水直播帶貨的高世龍4個小時賣出了價值7000元的貨物。這份成績在互聯網上並不出眾,不過,鄉裡鄉親都很滿意。此前大多時候,大北山村的村民們都是提一籃山貨蹲在公路邊,一天也賣不出多少。

在直播間裡,他真心誠意:“真品,真事,真實惠,承諾的營養含量不達標,我自掏腰包再額外賠您兩萬塊。”這種自信源於他對當地農貨的了解,擔任駐村第一書記以來,建工廠、抓品質、塑造品牌,每一個環節他都嚴格把關。高世龍說:“線上幾個小時的事,線下可得下足功夫,品質必須得有保障。”

近兩年來,電商飛速發展,直播帶貨持續走俏,但產品造假、維權困難等問題一直不斷。常常是主播說得天花亂墜,消費者到手的產品卻不盡如人意。

“我也是初次買他家的東西,但想著縣長代言,應該不會有假。”下單購買雪多牦牛肉干的劉女士直言,直播間裡的干部都是實名認証,消費者更放心。

也有人因好奇而來。平日裡正襟危坐、嚴肅處事的干部走進直播間,能放下架子嗎?聽得懂網言網語嗎?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咨询,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青海旅游包车合作流程

包车合作流程从路线确认到包车价格,再到合同签订,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敦煌大环线常见问题

青海旅游为什么要包车?青海旅游包车怎么收费?等旅游包车常见问题。

青海湖包车服务保障

订制路线不难,难的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服务及旅途中的服务支持。我们知道:做旅游就是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