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包车--不凡户外

再访青海玉树地震十名孤儿和百位“武警爸爸”

2020-04-13 09:41


  百米外,出现一个藏族女生。“好像是才文拉毛,以前走路就是这个姿势……”程卫斌对中新社记者说。

4月11日,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官兵到藏族女生才文拉毛家回访,翻看此前包括才文拉毛和弟弟在内的十名孤儿与武警官兵相处的照片。
/p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4月11日,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官兵到藏族女生才文拉毛家回访,翻看此前包括才文拉毛和弟弟在内的十名孤儿与武警官兵相处的照片。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哈喽!”走近了的藏族女生,笑着向身穿作训服的程卫斌打招呼。他说,“果然是才文拉毛!”

  程卫斌是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宣传保卫股股长。他所在的玉树支队与才文拉毛的缘分,要回溯到十年前。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7.1级地震。玉树支队敞开大门,接纳3542人次的受灾民众住进支队院内的救灾帐篷。

4月11日,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官兵到藏族女生才文拉毛家回访,翻看此前包括才文拉毛和弟弟在内的十名孤儿与武警官兵相处的照片。
/p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4月11日,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官兵到藏族女生才文拉毛家回访,翻看此前包括才文拉毛和弟弟在内的十名孤儿与武警官兵相处的照片。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据玉树支队老兵日前回忆,当时武警官兵发现院内有十名孤儿,衣食住行及上学成问题,玉树支队决定资助他们,并承诺直到其18岁。

  为此,玉树支队成立“孤儿资助办公室”,组织该支队百名武警官兵资助这十名孤儿,并出台制度,“支队人员变动后,按职务进行及时替补,保持工作的连续性”。

  到才文拉毛家回访的程卫斌将一本相册交给才文拉毛。她迫不及待地翻看,里面有包括自己和弟弟在内的十名孤儿与武警官兵相处的照片,时间跨度七八年。

  “看,这是我弟弟,他个头当时最小”,才文拉毛一眼就找出弟弟旦周闹布,“他现在已经比我高一个头了”。

  “这是我,那时还特别小,特别丑”,她找到自己,“我那时就爱戴帽子。你看,每次照相,帽子的颜色还都不一样”。

  打篮球、包饺子、跳藏舞……历历在目。来回翻看相册的才文拉毛,索性拿出手机翻拍相册,姨父、姨娘也围了过来。

  “这是范爸爸,他当时对我最好了”,才文拉毛笑着回忆道,“他给我零食,还让我塞到衣服下面,不让其他人看见”。

  “郜妈妈在哪里?”才文拉毛指着相册问。

  程卫斌犯了难,谁是“郜妈妈”?

  才文拉毛随口报出一串手机号码。程卫斌拨过去,得知“郜妈妈”名为郜中平,是位参加抗震救灾的军医,曾想接才文拉毛到条件更好的西宁市去读书。

  “我一直记得这个手机号码。”才文拉毛说,“我们还经常聊天”。

  “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她说,“他们是我最亲的人,帮我们渡过难关”。

  程卫斌说,才文拉毛记起来的很多武警官兵,早已离开了玉树。

  七年前,玉树地震三周年时,中新社记者曾采访过上述十名孤儿和百位“武警爸爸”。

  那时,读小学的才文拉毛,还为“错了一道题,只考了94分”而自责。

  如今,22岁的才文拉毛在天津读大学,“数学成绩其实挺好的,所以才选择学会计”。

  那时,弟弟旦周闹布“天天嚷着要当武警”。

  现在,才文拉毛的姨娘代青求措向程卫斌打听,“他能不能以后到玉树支队?”

  程卫斌笑着回答道,“他先得好好学习”。

  如今,十名曾经的孤儿,有的读大学,有的送外卖,有的已结婚生子。(完)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咨询,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青海旅游包车合作流程

包车合作流程从路线确认到包车价格,再到合同签订,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敦煌大环线常见问题

青海旅游为什么要包车?青海旅游包车怎么收费?等旅游包车常见问题。

青海湖包车服务保障

订制路线不难,难的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服务及旅途中的服务支持。我们知道:做旅游就是做服务。